本報記者 周小雷
  通訊員 羅春亮 周威
  9月的長沙,驕陽似火,酷熱難耐,坐落在瀏陽河畔的省軍區新兵營,更是人聲鼎沸,熱火朝天。自9月5日開始,來自湖北、廣西、安徽、江西等地的200餘名新兵頂著炎炎烈日,開始了他們絢爛多彩的軍旅生涯。
  “魚”與“熊掌” 兼得
  如果把大學比作“魚”,參軍比作“熊掌”,剛滿20歲的韋建功著實取得了學業和軍旅的雙豐收。
  今年從湖南工業大學機械設計與製造專業畢業,拿到鉗工四級和CAD等專業證書後,父母期望韋建功能找份好工作,可韋建功卻報名參了軍。“大學是我所追求的,軍隊更是我所嚮往的。不參軍我會後悔一輩子!”穿上軍裝的韋建功顯得格外精神。
  韋建功告訴記者,他來當兵很大程度是受姐姐的熏陶。姐姐從廣西大學畢業後就參軍入伍,因表現突出被提乾。得知他如願穿上了軍裝,姐姐特地穿軍裝從重慶通信學院趕回來和弟弟合影,給他壯行。
  當外賣員、打散工、做家教……家境貧寒讓這個來自廣西來賓的壯族小伙過早經歷了人世間的酸甜苦辣。韋建功對記者說,部隊讓他再次感受到了家的溫暖!中秋節那晚,韋建功和戰友們圍坐一起,吃月餅,看晚會,擅長街舞的他還即興給大家進行表演。面對嚴格緊張的軍訓生活,蓄足勁的韋建功像海綿一樣吸收學習,很快就從新兵營里脫穎而出,當上了第一周的“訓練標兵”。
  “刺頭兵”登上了龍虎榜
  “徐爽登上了龍虎榜!”消息傳來,新兵營頓時炸開了鍋。“他不是班裡的‘刺頭兵’嗎?”“‘刺頭兵’當上標兵真是奇跡呀!”
  來自新兵營一連三排八班的徐爽長著一對雷達似的大蒲扇耳,站軍姿時又喜歡探出小腦袋東瞅西望,在排面里格外扎眼,常被班長拉出去單練,扯了班裡的後腿,大家便在私下裡給他安了個“刺頭兵”的綽號。
  “刺頭兵”徐爽家境優越,父母都在國家電網工作。打不了電話、上不了微博、發不了郵件……剛來新兵營,生活環境的強烈反差讓徐爽打起了退堂鼓。每天中午吃完飯回來,徐爽還要抱著被子到走廊上搶位子壓被子。新兵的被子又厚又鬆軟,徐爽要拿著小凳在被子上來回磨上百餘趟,直到把被子壓得又平又實。
  有次,徐爽偷懶沒有把被子側面的棱角合上,班長二話沒說,直接把被子扔了出來。剛好外面下了點小雨,徐爽只好抱起被弄濕的被子重新疊,一次沒疊好又返工,擰著一股倔勁的徐爽硬是把“豆腐塊”疊得方方正正。
  也正是從那一刻起,95後的徐爽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從地方青年向普通一兵的角色轉變。每天晚上堅持在軍容鏡前站半小時軍姿成了他的必修課,一周後,頭正了,身板直了,徐爽終於站到了排頭兵的位置,登上了龍虎榜。  (原標題:青春軍旅正步走)
創作者介紹

wudu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