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水、雨水、驚魂交織南三段(丹大、東郡橫斷)~Ⅱ
7/7日~第四天:太平溪源營地(輕裝) →廬利拉駱山→丹大山(3325M)→廬利拉駱山→溪源營地揹公水→三叉路口(3180M)→內嶺爾山(3275M)→三叉路口【宿】
天色微亮,輕裝循淺箭竹草坡緩升,目標廬利拉駱山、丹大山。穿梭松林、緩升箭竹草坡,隨著高度上升,視野豁然開朗,青翠山嶺,崇巒簇擁,延綿迤邐天際。
廬利拉駱山(3175M)有對空標誌,雖非百岳,然為此行中的第一座山頭,因人數盛多,依序拍照。
再行往丹大山,下至低鞍,再陡升,沿路杜鵑、刺松擋道,左有崖石矗立,右縱谷,山壑雲湧,山徑中老松毅勁佇立,構築一幅晴朗美景。
丹大山(3340M),森林三角點,是丹大溪、太平溪與馬太鞍溪的分水嶺,不成四方的三角基點,聽說是山客的傑作。
白雲劃過藍藍天空,環顧四周,北望六順山,南觀馬博橫斷諸峰,西眺義西請馬至山、斷稜東、西山、東郡大山。已是第四天行程了,這兒手機可通,也該給家人報平安。
回程,天氣晴朗好心情,步履輕盈回營地。近營地旁的平緩草地,水鹿遺骸,依自然法則回歸大地。
9時回到營地用午餐。營地旁正在收拾裝備的二位阿伯(73歲及66歲),腳步健壯始終位在隊伍的前5位,體能毅力讓我由心佩服(當然之…要跟偶像合照留念囉)。
( 66、42、73~組合 )
循寬敞箭竹草坡上升,揹負今晚用水,費力的陡上。
霧雨飄然,12時三叉路口營地,營地前,窪地蓄滿水位,無奈已在太平溪源營地備水而來,也只能自我安慰一下,就當成負重練習吧。找妥適當地點搭好帳棚,再豋內嶺爾山。
內嶺爾山離營地往返約90分鐘,徒手前往。內嶺爾山(H3270M)不銹鋼基點(電話可通),山頭短箭竹草坡,幅地寬廣,然霧氣飄緲,無視野可言。人多還是依序拍照,頃刻,雨勢瞬下,大夥結伴回營地。
雨停了,晚餐用畢,天色未暗,同伴迎火烘烤盡濕的衣褲,有趣畫面,歷歷在目。
營地旁,雨後青翠遠山,雲瀑翻騰,氣勢磅礡,交織出動人美景。
7/8日~第五天:三叉路口營地→馬路巴拉讓山(3255M)→馬路巴讓山西峰(3205M)→最低鞍→義西請馬至山(3245M)→鞍部→斷稜東山(3295M)→斷稜西山(3313M)→裡門山(3335M)→丹大溪源營地【宿】
自營地起程,攀上稜脊。馬路巴拉讓山((3255M),非百岳山頭,但也算120、150岳中,還是停下腳步拍個照。
再行,馬路巴拉讓西峰(3205M),夥伴們沒做停留,然潘大哥、聰銘大哥、我等三人捷取時間,拍照留念,這可是悠閒走在後頭的福利。
越過山嶺,俯瞰垂洩崩谷,行於杉木森林,無數樹幹上,黑熊老大在樹身上留下到此一遊的足跡。
上義西請馬至山,呈垂直度陡上,四肢並用,氣喘吁吁,低頭苦戰,只見地上螞蟻竄動。是的,如周大哥所言︰螞蟻那般渺小,都能爬上3千公尺之巔,而我豈能低估自已的能力,發揮人性本能,毅志、耐力勇上義西請馬(螞)至山頭。
調氣,順應著腳步攀登,近義西請馬至山約50公尺處,66歲的蘇阿伯蹲縮在路徑旁,詢問為何因在此?而他痛苦訴說著︰「沿路陡升於此,突感腹部強烈疼痛」,心感不妙也。
73歲的鍾阿伯是中醫師,經他初步診斷,猜測為急性肝炎,惟顧及生命安全,領隊果斷通報請求救援,領隊潘大哥及另一位嚮導許大師,陪伴阿伯等待救援,我等38人繼續前進。
一山接一稜,翻山又越嶺,斷稜東、西山,雲氣二抗恆,雲霧縹緲,更添增斷稜東、西山的險。九華大崩壁氣勢壯闊,令人驚嘆。
斷稜東、西山,山崩地陷,崩壁直洩深崖,鬆動土石,極為驚險,周大哥至中間位置,依依的叮嚀「抓緊拉繩,注意身體與腳踏點」,步步為營,謹慎的通過崩塌岩壁。
裡門山(3335M)箭竹草坡,霧氣矇矓,渺渺茫茫,拍照後往丹大溪源營地。
未達營地,天空雨勢大作,覓地搭帳棚一切都在滂沱大雨中進行。丹大溪源營地,幽邈靜謐得不染一絲人間煙塵。

 

.
創作者介紹

wudu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